当前位置:首页
/ 军休总站 / 军休生活

当兵在四O四医院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03日 09:42 信息来源:威海市军队离休退休干部服务管理中心 阅读次数: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一九六九年三月二日,17岁的我穿上了军装,在县武装部应征入伍。也就是这一天,中国与苏联在我国的珍宝岛开战。我们刚刚穿上尚未平整的军装,成群结队的新兵就开始上大街游行,抗议苏联的入侵,表达捍卫祖国的决心。我们都在私下议论,这次真是让我们赶上了,刚穿上军装的第一天,前方就打起来了,当兵就是保家卫国,说不定真有可能上前线参加战斗。

        当兵的第三天,我们被闷罐车拉到了烟台,在火车站开始分兵。车站上点名声此起彼伏,758名新兵分别被分到蓬莱、烟台和威海。大解放车坐满了战友,我和我的另外两名老乡分到威海四O四医院。

        我在来威海的路上想,当兵前我在农场卫生所当司药,也可能接兵的老徐认为我和干医的沾点边,所以把我分到了医院。

        下车后,我们三人被送到院务处,接待我们的是院务处处长梁秋金。梁处长看了看我们三人的档案,又把我们仨端详了半天。我们一个被分到干部灶,一个被留在院务处当通讯员,我则被分到病员食堂当了炊事员。

        当兵没有去参战,也没当卫生员,却分到炊事班,成了做饭的,每天和烧火棍打交道。

        当新兵要是做饭、喂猪,脸上也觉得无光,第一次给家里写信都不好意思。不像现在,学一门手艺,拿个证,回家还可以开饭店。那时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闹过小情绪,也得到很多同志的帮助,后来慢慢地也想开了,好好干吧,干什么工作都得有人干,谁让你一门心思就想当兵,想穿这身军装。那时有一句话 “宁做革命一块砖,东西南北任党搬”, 也开始对照着那种信念去做。

        一个新兵蛋子,年轻力壮,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党叫干啥就干啥,党叫干啥就干好啥”,那时有那时的觉悟。入伍3个月加入了共青团,当了上士,参加了北京受阅,一年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调到药局当“司药”,训练新兵,一直到被选送上了大学,成为一名工农兵大学生。

大学毕业后,我又返回四O四医院,分配到外科,当了外科军医。

        那时的外科基本上都是平房,医疗条件很差,主要是为兵服务,地方老百姓需有大队以上的介绍信才能就诊。大外科包括所有手术科室,大家分工不分家,内外关系很和谐。外科主任是抗美援朝老兵,为人很好,技术很高,他总是手把手的教我做手术,从这些老专家、老同志身上学做人、学技术,业务能力和个人素质得到很大提高。

        我在四O四医院这块土地上,靠军队的教育,靠大家的培养,不断成长。由一名小兵成了治病救人的医师,后来还当了科主任。

        四十多年来,我先后参加了几次重大的军事活动,也经历过战火的考验,每次都能圆满地完成任务,也多次受到医院的鼓励。在日常工作中,也能严格要求自己,尽职尽责,不忘自己是一名军人,不辱使命。从医多年,没有发生过医疗事故和重大差错。

        四十多年来,治愈了多少疑难杂症,从死亡边缘救活了多少病人,已无法统计。很多治愈过的病人都成了朋友,这同时也扩大了医院的影响,使四O四医院在老百姓的心目中地位,越来越高。

        四十多年来,我看到一批批四O四医院人为医院的发展,为军队和国防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为军地培养了大批有用人才和专家。这些人正在为社会服务,为民造福。

        四十多年来,我见证了四O四医院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的发展过程,自己也在为四O四医院的建设添砖加瓦。

        四十多年来,历经过四O四医院的许多奇人趣事,有太多的生生死死,悲欢离合。

        四十多年来,我从一个懵懂的新兵,成长为一名真正的战士。也曾在四O四医院恋爱、结婚,成家立业,共享天伦。

        四十多年来,我多次上高山、下海岛、进干休所为三军将士服务,解除他们的疾苦,结识了许多干部战士,也向他们学习到很多东西。现在我虽已退休,许多老同志、老干部来医院,都会到我办公室坐坐、说说心里话。他们把我当成贴心的老兵。

        四十多年来,我也穿过多种款式的军装,一直到退休,才恋恋不舍的脱下它。应该说,军魂已在心中铸造。

        我是在四O四医院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四O四医院是我们成长的摇篮,我还要为她增光添彩。

        我骄傲,我在四O四医院当兵。

军休中心:于顺清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