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休总站 / 军休生活

建国二十周年国庆阅兵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03日 09:49 信息来源:威海市军队离休退休干部服务管理中心 阅读次数: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一九六九年是建国二十周年 。当年的6月,威海水警区要组建一个临时连队,由各单位抽调符合标准的官兵,集中进行训练,准备参加建国二十周年大庆,接受毛主席的检阅。

        四〇四医院当时隶属于威海水警区,也要从我院选拔2名战士参加。我那时还是一个新兵蛋子,一个做饭的炊事兵,一天到晚只知道傻干,不知道怎么把我选上了。当时只知道挺高兴,与年长我一年的老兵张福进同志一起到水警区报到。

        我们的连长是秦汉庭,指导员是刘金龙,排长姚佐,副排长李景春。现在120多名受阅官兵大都转业、退休、告老还乡。

        威海水警区受阅部队组建后,到青岛与北海舰队的受阅部队一同训练。

        我们住在青岛海洋学院。当时正值文化大革命,学校已停课,正好为受阅部队训练提供了条件。

        严格的训练开始了。同志们都着装整齐,在阳光下一步一动从基本功开始练习。大家都憋着一股劲,不怕苦,不怕累,一定打好基础,练好基本功,以最好的形象和姿态,接受毛主席的检阅。同时也有一种担心,随时有被淘汰的可能。

        练!练!练!齐步、正步、跑步,从早到晚,周而复始。军装湿了干,干了再湿。单调、乏味,但每个人都斗志昂扬。

        从单兵训练开始,班合练、排合练、连合练,一直到全舰队的同志一起练。标准越来越高,难度越来越大。二十年大庆,陆、海、空军要组成庞大方队,每个方队的排面是80人。当过兵的同志都经历过新兵训练,每个班十几人横队排面都很难走齐,80人横向排面要走出整齐划一,那难度可想而知。若干年来,我都很关注历次受阅部队的排面,还没有哪一个排面是这么多人的。

        青岛训练一个月后,我们坐登陆舰到达溏沽港。一辆辆的大解放车,载着我们到北京。汽车由东向西沿着长安街通过天安门,许多没到过北京的战士,议论纷纷:天安门怎么这么小哇?实际上,大部分同志都是从图片上、电影中见到过天安门,都是用仰角镜头拍出来的,显得天安门高大雄伟,现在看到真的天安门,在他们心里有很大反差。我在此行动前曾多次到过天安门广场,天安门就是那么高,怎么还有大小之分呢?

        傍晚,汽车通过卢沟桥,到达我们的目的地——房山县良乡镇。

        时间紧,任务重,艰巨而光荣。

        第二天,我们被送到新的训练场--良乡机场,与先期到达的东海、南海舰队的受阅部队进行海军方队合练。在飞机跑道上画了很多标准线,要求我们上着军装,下穿短裤,重点检查腿部动作。要做到“三挺一睁一自然”、“踢腿一阵风、砸地一个坑”、“牛虻叮脸不能动”。脚要离地面25公分,每一步是65公分,每分钟116步。

     


        训练在一天天深化,配合一天天默契,整齐划一的目标一天天接近。

        在此期间,我们还参观了三军仪仗队的正步表演,与军乐团合练,进行抗干扰训练等等。

        9月中旬的一天,海军举行欢迎受阅部队慰问演出,地点设在海军大院广场。我们受阅部队每人背一个军用水壶,有人举着口号标语牌,边走边唱,天黑下来才入场。只知道前方是主席台,两边是什么建筑都看不清。演出就要开始了,台上走来一名干部,我们还以为是报幕的呢,他拿着话筒高声的说:“同志们,刚才接到天气预报,今晚有雷阵雨,请受阅部队做好准备。”雷阵雨?对受阅部队还不是小菜一碟,大家微微一笑。谁知他话音刚落,西北方向乌云滚滚而来,一阵冷风吹过,鸡蛋大的冰雹从天而降。“大家赶快顶上水壶”,连长大声的喊着。什么水壶哇、标语牌子能顶的都顶在头上。水壶是不能代替钢盔的,你得用手把住,冰雹砸在手上、胳膊上也是很疼的。有几个同志被砸晕了,大家七手八脚的抬起就跑。

        演出没看成,挨了一通砸,喝了一肚子姜汤,冻得全身发抖。

        返回途中,同志们只能靠大声唱歌来取暖。路两边的树被砸的只剩主干,玉米全倒在地上。回到驻地才发现,水壶上有20多个大小不等的坑,头上还有好多包,肩膀上、胳膊上、手背上青一块紫一块。

        还好,那时都年轻力壮,没有一个得病的。

        9月28日,我们发了新军装、新领章和新帽徽。这天深夜,参加受阅的部队和游行群众进行合练预演,总指挥是周恩来总理。他站在天安门城楼上,按国庆阅兵的方式检阅了陆、海、空和民兵方队。周总理对受阅部队高度评价。同时指示,队伍间要更紧凑,让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少站一分钟,也是全国人民的最大幸福。

        10月1日,我们日夜盼望的日子来到了。凌晨3点钟我们就穿上新军装,来到东长安街的指定位置,大家都激动地盼望和等待毛主席的检阅。整个天安门广场是人的海洋,花的海洋,旗帜的海洋。

        上午10点整,林彪副主席开始讲话。我们都笔挺的站着,可以说是纹丝不动。时间一长,还真有同志晕倒,被迅速抬下去,由替补队员补充。

“阅兵、游行开始!”

        军乐团奏起雄壮的《歌唱祖国》乐曲。先是国旗方队,紧跟着是国徽方队。为三军方队伴奏的是曲子《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当我们海军方队到达东华表时,前方传来“一、二、三、四”的口号声,真是一呼百应。跨!跨!跨!跨!整齐划一的正步,雄赳赳气昂昂的姿态,接受着毛主席的检阅。毛主席站在天安门城楼中央最前排最显眼的位置,大家亲眼目睹伟大领袖,心里无比的激动,无比的幸福和自豪。“提高警惕、保卫祖国、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口号声一浪高过一浪。

        96米的正步(东西华表之间),整齐划一,我们接受了毛主席和全国人民的检阅。

        96米的正步,虽然短暂,显示了中国军人的威武雄壮。

        96米的正步,凝聚我们多少汗水和泪水。

        96米的正步,势必影响全体受阅官兵一生的步伐。

        96米的正步,让我们一生回味无穷。

        ……

        西华表一过,改走齐步。过了中山公园门口,迅速跑步撤离。

        我们被安排在一所小学,聆听着国庆游行队伍的口号声,军乐声,欢呼声和毛主席“人民万岁”高亢的声音。

        晚上,华灯齐放。我们端坐在天安门广场,与天安门城楼上的毛主席、周总理一起观看焰火晚会。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42年过去了,许多记忆都已淡忘,参加建国二十周年大阅兵的经过却历历在目。

军休中心:于顺清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