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休总站 / 军休生活

我的第一张彩照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01日 10:05 信息来源:威海市军队离休退休干部服务管理中心 阅读次数: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现在,大多同志都有照相机,照一张彩色照片没什么新奇。就是没有照相机,很多手机都能拍照,冲出来就是彩色照片,既方便又快捷,效果不一般。

        我和许多同志一样,年轻时爱照相。买过双反、单反、傻瓜和数码的各种照相机,现在大都锁在抽屉里,只是偶尔拿出来看看,这些过时的照相机也花了不少冤枉钱。

        一九八四年十月以前,我没有拍过彩照,都是黑白照片。只是到了八四年十月一日,我才拍了有生以来的第一张彩色照片。现在这张照片都有点发黄了,但每当看到它,就会使我想起那难忘的岁月。

        八四年九月底,我们参加老山前线手术队的部分同志返回昆明,在当时的昆明军区总医院不同科室继续治疗伤员。

        刚从前线下来,那情景没法形容。天也蓝了,花也开了,风也暖了,人也精神了,心情那是相当好。

        昆明,是我国西南边陲的重镇。苍翠满城,气候宜人,四季如春,有“春城”的美称。昆明的历史悠久,名胜古迹很多。我们大难不死,有这么好的心情,何不好好享受一下生活。

        “走!不过了!花点钱旅游去。”这是我的提议。

        我约上我们小组的另外两名战友,利用十一休息日,乘车出外旅游。

中间是本人

        一位姓雷,甘肃武威人(着空军服),在张掖市部队医院任医师,在前线得一场病,差点瘫痪,把我们吓了一跳。还好,后来恢复了。现在已转业,在武威开医院。

        一位姓王,河北人(着陆军服),在河南部队医院任医师,后来当了骨科主任,现已退休,仍然返聘,看专家门诊。在前线发了几瓶罐头,他自己舍不得吃,准备带回河南与老婆孩子共享。当我们要返京时,他不和我们一起乘飞机,要单独乘火车先回郑州。老兄在打包的箱子上用毛笔写了“小心轻放”四个大字,当到车站托运时,遇到了麻烦。乘警看到这四个字,警惕性还是很高。“小心轻放?里面装了什么?”警察问。“没什么,我们是从前线下来的,就是几瓶罐头。”我们都帮着说好话。“前线下来的,不是地雷吧?打开!打开!”没有商量的余地,只好将精心包装的箱子,在大庭广众之下打开。真没地雷,真是罐头,闹了个大笑话。

        我们逛了大观楼,逛了海梗,逛了最有名的西山龙门。

        花了一块钱车票,花了三块钱门票,花了五块钱拍了这张有生以来的第一张彩照。

        陆海空三种着装,30出头小伙,笔挺的站在那,背景是西山龙门,右手方向是500里滇池,甚是惬意。

        二十七年过去了,彩照已不是什么新鲜东西,已经很普及了。我也拍过许多彩照,各式各样的都有,可我还是很喜欢这第一张彩色照片,因为她留给我的思考太多了!


军休中心:于顺清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