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休总站 / 军休生活

小乐队起步于抗美援朝战场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08日 09:47 信息来源:威海市第二军休所 阅读次数: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四零四医院的前身——志愿军第十四兵站医院是紧随作战部队从鸭绿江边打到三八线的一线医院,生活环境可用“艰苦卓绝”四个字来形容。为了活跃部队文化生活,大家积极响应上级号召,在收治、转运伤员的空隙时间大搞群众性文体活动。不少人因此从文艺的门外汉转变成具有一技乃至多技之长的文娱骨干。

        可是做起来谈何容易!当时,全院只有一套锣鼓而没有一件乐器,更没有人会演奏乐器。但大家说,敌机的狂轰滥炸都吓不倒我们,这点困难自然更不在话下了。开始时没有乐器就自己动手制作,把罐头盒,木棍,电线丝和马尾组装在一起就是一把二胡。这种二胡拉起来干涩刺耳,让人不堪忍受。但拉上一段时间居然能拉出个调来了。

        第五次战役以后的1951年深秋,我们终于告别了在几个月中任凭风吹雨打、阳光暴晒和食不果腹的艰苦露营生活。伤员和医院工作人员都陆续住进了十分简陋但可挡住敌机扫射的防空洞中,生活条件有所改善。于是不少人从国内买回二胡、小提琴,笛子、口琴等乐器。大家对乐器爱不释手,工作之余就饶有兴趣地练习起来。从此,寂静的山谷就常闻乐曲声了。

        说起笔者学习拉二胡还有一段小插曲呢。有一天,从未摸过二胡的我看到墙上挂着一把崭新的二胡,就不知深浅地拉起来。及至二胡的主人——涂国相发现时,琴桶上的蛇皮已被拉出一道沟,老涂看见了心痛得直跺脚。涂国相先后买了好几件乐器,今天学这个,明天学那个,但一样也没学会,难怪大家都叫他“乐器贩子”。其实他真正的爱好和出彩的东西是说相声、唱京戏。惟妙惟肖的说、学、逗、唱常常引得人们捧腹大笑,而一声“一马离了……”又会博得阵阵掌声。

        再说我那次“闯祸”后并未就此罢手。不久,我也有了自己的二胡。我从学习《简谱》和二胡基本知识入手,细心体会,勤于练习,演奏水平不断提高,终于坐上了乐队主二胡的位置。

        说起司药长李长明学习小提琴的经历则颇有点传奇色彩。在一次行军途中,早就对小提琴情有独钟的李长明被远处传来的悠扬琴声所吸引,竟不顾敌机仍在头顶上盘旋,循着琴声走去。他惊喜地发现拉琴的竟是他所羡慕的四十军文工团小提琴演奏员小王同志。

        原来,李长明和小王是海南战役期间在广东雷州半岛的海康县文艺活动中相识的。小王娴熟的演奏技巧使他产生了学习小提琴的强烈愿望。然而正当他准备购买提琴拜师学艺时,朝鲜战争爆发了。四十军和我们中南二院都奉命北上并于1950年10月入朝作战。李长明学习小提琴的愿望就只好埋藏在心里了。

        万万没想到的是,仅仅时隔半年两人又在战火纷飞的朝鲜战场上相遇了。这次巧遇再次拨动了李长明学习小提琴愿望的心弦,并得到小王的鼓励和指点,小王还把自己珍藏的《小提琴演奏指南》赠送给他。李长明学习小提琴很是执著,也有点灵性,很快就成为一名不错的业余小提琴手,并带头组建起我院有史以来第一个小乐队。

        小乐队的成立给我院的文娱活动插上了腾飞的翅膀。自此,我们的驻地常常是歌声嘹亮,琴声悠扬,部队充满了青春的活力。我们经常搞文艺演出,有时还和朝鲜人民军联欢,并几次参加上级的文艺汇演和调演。在一次演出中,郑金枝、高风才等表演的朝鲜儿童舞在小乐队的伴奏下充分展现了战争爆发前活泼可爱而又幸福的朝鲜儿童形象,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大合唱《红军强渡大渡河》在音乐的烘托下是那样的气壮山河,震撼人心。特别是孙守诚雄浑有力,充满激情的领唱把大合唱乃至当场演出推向了高潮。

        此次汇演使十四兵站医院名声大振,同时冉冉升起一颗耀眼的军队歌星。不久,孙守诚就先后被调到志愿军政治部文工团和解放军总政歌舞团,成为一名高水平、深受听众喜爱的专业歌手。

        如今,昔日的部分小乐队成员虽已年过古稀,但仍活跃在群众文艺的舞台上。



威海市第二军休所:耿富云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