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休总站 / 军休生活

悠悠岁月----初登刘公岛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21日 09:21 信息来源:威海市军队离休退休干部服务管理中心 阅读次数: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威海位于胶东半岛最东端,三面环山一面朝海。威海湾呈一个鱼口状,刘公岛就是口中含着的珍珠。威海港是天然良港,刘公岛又是一个天然屏障。

        刘公岛战略地位很重要,岛上住满了军队。与我一起当兵的老乡,许多人都分配到刘公岛不同军事部门服兵役。

        身处异乡的当兵人,休息时多半喜欢会老乡,在一起共叙乡情。我们公社的几个老乡,有好几个在刘公岛,我决定去探望。

        进刘公岛要坐船,从我院到坐船的地点有两公里。威海水警区每天有两班发往刘公岛的班船,一般都是登陆艇。

        坐船的大都是住在威海、在刘公岛上班的军队干部,他们每周三、六可以坐船回家;另外一些人,就像我一样进岛会老乡或办事的人;还有少量驻岛村民。

        登陆艇从威海水警区二号码头出发,“突突突”地要航行20多分钟才能到刘公岛一个石码头。

        头一次坐船,虽然没有风浪,被柴油味儿一熏,头有些晕,可兴奋劲头很大,压过了一切。

        一会儿跑到登陆艇前头看浪花,一会儿跑到艇尾观风景。

        从海上看威海,地方不算大。一条马路三盏灯,一个喇叭全市听的威海,城里才有15万人口。远远望去大都是小平房,只有我院的一个四层楼是最高建筑,海边都是金色沙滩,不多的钓鱼人,或甩杆或放小蓬船垂钓。

        转眼的功夫,可以说兴奋劲儿还没过,登陆艇就靠上了码头。

        抬眼望去,刘公岛上大都是英式建筑,只有丁公府特别显眼,岛上到处都是兵。

        从西到东有海军的鱼雷快艇基地、辅助船中队、训练团、高炮营、高炮连、岸炮连,还有陆军海防营、海防连等。只是在岛的东端有一个小渔村----东村,只有几户人家。

        刘公岛是军事要地,清政府的北洋水师提督府就设在这里,早年的甲午海战就发生在周边海域。

        初次登刘公岛看到什么都新鲜,看景不是主要的,主要任务是会老乡。

        我先到刘公岛西头的快艇基地,找到几个老乡,共话当兵之乐。又赶往岛东头的岸炮一连,准备在那里吃一顿午饭。一上午连跑带颠的走了不少路,碰到的都是兵。

        通过岸炮连的门岗找到老乡,他先把我带到宿舍。

        这是我第一次走进正规连队宿舍。

        喝!人家的宿舍都是上下铺,被子叠的像豆腐块一样,东西摆放的极为统一,地面一尘不染,铺面上板板整整,根本不让沾屁股。

        老乡拿来小马扎让我坐,胳膊肘都不能碰床铺一下,偶尔碰了一下,人家立刻用手抚平。

        中午饭是老乡从食堂打来的,三个馒头加上一碗粉条炖白菜,没有几片肉。装菜的碗夹在两腿之间,不一会儿就被吃的连菜汤都不剩。

        吃饱喝足(水)之后,告别老乡往码头赶,误了船可没处住。

        到了码头,时间尚早,我来到训练团的训练场(就在码头上方)。那里有“荡桥”(一种训练器械),人上去后荡起来就与在舰艇上行走一样,主要是训练的的平衡能力;另一种是象两个梯子一样的器械,一面可以站一个人进行旋转;还有一种就是大铁环,把手脚伸进去,人呈大字状,然后旋转。这些都是训练舰艇兵的器械,人家玩的都很溜。

        我先在荡桥上荡了几下,幅度不大时行走没问题,技术含量不高,只是没有其他战士如履平地的那种萧洒。登上象梯子一样的器械因无人与我搭伙也晃不起来。

        大铁环是单人操作器械,我想试试。

        我将双脚先伸进铁环的拦脚处,双手紧紧抓住把手,身体向一边倾斜,想靠自身的力量旋转起来。刚转到头朝下脚朝上时,心生胆怯,急忙抽出双脚就往下跳。这时大铁环正在旋转,铁环的横梁一下砸到我的小腿上,我“妈呀”一声被砸倒在地,小腿疼的不敢动。我心想:可能小腿被砸断了。周围不认识的战士也都跑过来帮助我。有人扶着我,有人撸起我的裤管,看到小腿的迎面骨处被砸青了一大块还秃撸皮了,骨头好象没事。他们扶我站起来走了几步,除伤处疼痛之外脚还能着地。

        真是万幸!

        这时登陆艇已经靠上码头,我谢谢帮忙的战士,一瘸一拐地向码头走去。

        在艇上已经没有心思看光景了,只是双手抱着伤腿疼的呲牙咧嘴地不敢动。

        下艇还要走两公里才能回到医院,就这么走走停停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才回到我的宿舍。

        唉!这就是我初登刘公岛的经历。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