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休总站 / 军休生活

我的三个“车”梦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30日 10:36 信息来源:文登军休所 阅读次数: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为给老伴一个惊喜,我暗地通知儿子、女儿和外甥、侄女们,尽量在10点钏准时在我家聚会。10时刚到,来自青岛、威海等地的6辆轿车齐刷刷停在了我家门口,就连远在青岛的侄女也按时到达。我看着他们虽然长途赶来,却因有私家车没有一丝的疲惫,既为晚辈幸福的今天高兴,更为国家发达便利的交通条件自豪,由此引发许多感慨,勾引起我的三个车子梦。

        儿时的火车梦

        我的生长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那时见过的只有马车和独轮车,汽车对于我们农村的孩子来说真是个稀罕物。记得是1953年的一天,当时我上小学二年级,放学回家路上,一辆卡车从我们身边驶过。那时农村根本没有公路,卡车跑得很慢,我们30多个小学生又是第一次看到汽车,就一边喊一边在汽车后面追,一直追出四、五里地,汽车跑远了,我们也累垮了。班主任老师第二天听说后,对我们说:“同学们,你们一定要听党的话、跟党走,那样就不只看到汽车,将来还能看到火车,甚至坐上火车呢。希望同学们继续努力学习,实现我们坐火车的梦想”。当时,我们国家刚建国,可以说是一穷二白,汽车都很少见,怎么能看到火车呢,坐上火车成为了我儿时的最大梦想。

        然而,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各项事业突飞猛进,经济建设迅速发展,生产生活条件不断改善,路上的汽车越来越多,铁路也越来越发达,终于在我参军入伍时亲眼看到了火车。但是,由于我的老家位于胶东半岛最东端,始终没有通上火车,我每次回家只能坐长途汽车。直到上世纪90年代,随着桃威铁路的贯通,我在家门口便可看到火车,但因我已退休,儿女又在本省工作,每次外出依旧还是坐汽车,始终没有圆上儿时坐火车的梦想。直到2014年,我们威海通了高铁,听说是又快又稳,坐着很舒服,我下定决心专程去体验一下。于是,在2015年7月1日,党94岁生日那天,我在文登老家家门口坐上高铁外出旅游,终于圆了我60多年坐火车的梦,并且这个梦超出原来坐绿皮火车的梦想,从中影射出了我们党90多年辉煌的成就,如今我国已成为世界高铁里程最长的国家。

        青年时的自行车梦

        70年代,我国实行的是计划经济,买点东西都要靠布票、肉票、粮票等供应,能拥有一辆自行车,在当时不亚于现在购置一辆宝马或奔驰车。当时,我已入伍近10年,部队准备安排一批干部转业到地方工作。我们每名军队干部都抱有随时转业的心理准备。当时我唯一的梦想就是要买一辆自行车,以备转业后到地方工作需要。为实现自行车梦,我不知陪过多少笑脸,说过几箩筐的好话,千方百计寻求自行车票。经过几番周折,最后终于托熟人从烟台的一家供销社买了一辆“大金鹿”牌自行车。车赶回来后,兴奋的我几个晚上没睡好,对车的珍爱程度可以说是超过了老婆孩子。为了保护车漆,我到团电影组找了些废旧电影片,仔细把车架子各个钢管缠绕包好。每骑一次,都要擦洗多遍,并且没有我的允许,家属孩子等任何人不得动用,有的战友想借用一下,我也是忍痛割爱,用句开玩笑的话说,真有一种宁肯借老婆也不借车子的思想。

        1976年夏天,部队正在办理我转业事宜,这时家属的一个亲戚从200多里地外的荣城石岛去烟台福山赶到我所在的部队,专程来买我的自行车,并承诺两个月后,他的亲戚买了后马上会还我。我当时真是左右为难,感觉他提了一个无理的要求,是割我的心头肉,但如果不给,感觉人家从200余里外的老家专程赶来,又有妻子的面子,也很难为情。虽然他承诺不久会还我的,但我知道,那只是一个露水大的希望,因为当时弄辆自行车太不容易了。最后还是在家属的说服下,我无奈地答应了他。自行车被拉走时,我象丢了魂一样,因为十分舍不得而非常难过,三天后突发急性心肌梗死,多亏当时在上班,部队同事及时把我送到医院抢救,才捡回了一条命。

        儿女们长大以后,每当提及此事就埋怨我,当时何必为一辆自行车而差点送命。他们没有当年艰苦环境的亲身经历,不懂得我拥有一辆自行车的梦寐追求,当然不会理解我当时的情感。如今,自行车已成为再普通不过的交通工具,我们国家也早已结束了购物凭票的年代,步入了市场经济的新时代,经济的繁荣,生活水平的提高,让市场上商品供应充足,再也不会握着钱却买不到东西了。由此,我再次感慨万分,我们那时有辆自行车就是梦,而今天中国的老百姓住高楼开轿车也是平常事,由此可见在我们国家的复兴大业中,我们党是何等的伟大,何等的光荣!

退休后的轿车梦

        我的轿车梦缘于我的身休状况。1976年我患病后,无法正常工作只好在家休养。当时团级单位没有心电图机,偶有心脏不适,只能向团卫生队预定救护车,然后去烟台野战医院做心电图检查。有时救护车不在,我又胸疼,就非常紧张,多亏单位领导多方找车辆及时送我去检查治疗,我才一次次摆脱了死神威胁。为此,我经常做恶梦,病发作了却因找不到车子而去世了。

        1986年,我因病被山东省军区批准到文登县军休所休养。那时文登军休所刚组建,工作人员还不够齐全,也没有公车。当时的定点医院在文登整骨医院,离所有4、5里地的路程。记得有一天我食物中毒,午夜后发作,当时我上吐下泄,却没有交通工具,老婆孩子就架着我往医院赶。我一边走一边吐,经过一个多小时才到医院,我因脱水而晕了过去,医生直埋怨去晚了。从那次住院起,我对患病就产生了恐惧感,尤其对我的心梗病更是怕的要命。我曾对家属说:“什么时候咱能有辆家庭汽车就好了”。她说:“你纯粹是痴人说梦,县委才有一辆美式吉普,我们要有家庭汽车要等到猴年马月”。

        都说想象没有变化快。真是做梦也没想到,家庭有汽车的梦很快就实现了。随着党领导的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中国人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家的生活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如今,我的3个儿女家家购买了轿车,有个灾病,只要打一声招呼,几分钟就能将我送到医院。我是靠着党的好政策,靠着我们国家在医药界的科技进步,才能够在心梗42年的情况下,奇迹般地存活在世,并且再也不用为患病去医院而担心犯愁了。

        从儿时的火车梦,到青年时的自行车梦,再到退休后的轿车梦,我深深感到中国共产党95年奋斗历程的正确与伟大。我的三个车子梦充分证明,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就没有现在的幸福生活,更不可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坚信,我们党一定会以实干兴邦的精神,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为实现“两个一百年”的目标,不畏风险,不断探索,用与时俱进的气魄,团结拼搏的干劲,实现我们中国人民的伟大梦想。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